序幕:加拿大航班上的中医急救_医行天下 萧宏慈

2008年10月4日,我们乘032次号航班从北京飞往多伦多。大约飞了六七个小时后,飞机上突然开始广播寻找医生,因为有位危重病人需急救。我一 听急救就兴奋起来,这岂不是彰显中医急救术的大好时机?平时已有无数人跟我说,中医虽然好,但仅限于治疗慢性病,急症还是西医快。这几乎成了人们关于中医 的共识。同行的王总和赵总都用充满怀疑的眼光看着我:你行吗?

空姐带我到一位华裔老人前面,只见他脸色煞白,有气无力。他今年七十四岁,上 机前吃了些蘑菇,登机后先从左胸开始痛,后来疼痛停留在胃脘一带,不断加剧,直到胃痉挛,不停地呕吐,呕吐物已经装了六个纸袋,全是黑褐色的粘稠之物。机 组人员手忙脚乱,他们从未在机上见过如此重病,担心他脱水,给他喝水、喝药,但喝什么吐什么。我观其舌苔,发现舌尖很红,苔厚色深,下唇发乌。我诊断为急 性食物中毒,引发已有的肝胆和肠胃病。当务之急是排除症状,即止痛、止呕。我决定用针灸,并掏出随身携带的针。

等等,机长对我说。他让我填 写了一张表格,这是用来保护被加拿大航空邀请急救病人的大夫用的。我填完表格,机长说要等待地面有关部门同意后方可治疗。十几分钟后,机长抱歉地说,由于 通讯不畅,暂时未能与地面联系上。病人显然已经等不及,疼痛难忍,马上又要呕吐了,他说自己以前扎过针,知道针灸没危险,强烈要求我立刻为他治疗,一切责 任由他自己负。机长见状,同意我立刻治疗。我就取左侧内关、足三里、太冲扎了三针,因为患者痛从左胸开始,我估计肝胆亦有问题。过了几分钟,见效果不明 显,我赶紧取针,换了三个穴,之后找到肺经上的一个痛点入针,再针脾经之公孙及右腿胃经的足三里。只过了几分钟,老人就面带笑容说,感觉好多了!我稍稍捻 针又刺激一次,老人又说,基本上不痛了,也不想呕吐了!

站在一旁的空姐们见状很惊喜,马上奔走相告,视为奇迹!她们和机长为患者折腾了几小 时,白水、烈酒、胃药以及所有急救措施都用上了,始终无效,而我的治疗总共才十几分钟,而且只用了三根针。大家一边议论,一边想问老人是不是要喝水,哪知 老人已经安然入睡。大家的心更踏实了。我却忙开了,空姐们纷纷轮流来找我看病。她们由于职业关系,大多患有失眠、腰背痛和妇科病,有几位还找中医治疗过。 她们一致认为我的疗效更好,理由是亲眼见我治病立竿见影。她们还告诉我,如果这个患者被送进医院治疗,病人身上会首先被插满各种抢救设备,然后还要抽血、 验尿、输氧等等,总之治疗还未开始就会折腾病人一番,令其身心受损。

这让我想起了山西的中医李可先生,他能让县医院的急诊室完全由中医掌 控,因为中医治疗急症比西医好。其实只要是真正的中医,不仅治疗慢性病有效,治疗急症也比西医更快。有人可能会说这一个例子不能说明问题,那么我建议你找 到真正的中医进行实况考察,相信结果只会让你更吃惊,因为我云游考察的情形就是这样。当然,如果你只找正规的中医院和中医学院的毕业生看病,恐怕你得出取 消中医的结论也不奇怪。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病人醒来告知,感觉很好,恶心、疼痛等症状已经全部消失,机组人员就更放心了。老人继续安睡,我才回座。飞机抵达多伦多后,上来一组带着轮椅和各种仪器的急救人员。我走出机舱前,老人已经神态自若,满面笑容,不断挥手跟我感谢、道别。

在 北美期间,已有不少加拿大航空的人预约到北京来找我看病。我抵京次日上午就治疗了一位加拿大航空的空姐。从她那里我才知道,那天机长见病人生命垂危,准备 在阿拉斯加的机场降落。她感慨地说:“你成了我们机组最后的‘救命稻草’。”又过了几天,我收到了加拿大航空公司首席医疗官贝克里斯的信,他对我为加拿大 航空机组和全体乘客的及时帮助表示由衷的感谢,并代表公司赠送了我一个表达心意的礼物:一万公里的会员里程。

你可能感兴趣的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序幕:加拿大航班上的中医急救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