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武当云游_医行天下 萧宏慈

漫游和云游仅一字之差,但云游更有中国特色。云游乃古风,是古典文章和武侠小说里常见的风景。既是云游,就得有云的特征:缥缈不定,随机而动,顺其自然。我买了张火车票就走了,对沿途的食宿和日程没有任何安排,一切听天由命。先到武汉,在弟弟家小住几日,然后买了去武当山的车票。那是一列早发的列车,包厢里只有我和一个漂亮的少妇。大概都因为早起赶车,我们很快躺在各自的铺位上睡着了。

晃兮忽兮中,列车喇叭通知: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达武当山站。我起身望着窗外绿油油的田野和起伏的山峦,心中充满遐想:宫殿、金顶、太极拳、道士……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告诉友人已经到了武当山脚下,马上就要进山了。放下电话后,我开始整理背囊。这时,对面的女人问道:

“你要上武当山吗?”我说:“是!”她又问:“你是第一次上武当山吗?”我依旧简短地说是。“有人接你,给你安排住处吗?”“没有!”我说,“因为我是云游,所以还不知住哪里,只能随遇而安,听天由命。”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原来她姓刘,去十堰出差。当她得知我从前也到处出差,现在却一个人闲云野鹤般云游的时候,立刻充满好奇。她说我看上去像个道士,尤其是我的胡子。我这才想我已经按照乐后圣的指点留起了胡须。我笑道:“一位和尚说过,我的前世就是个道士。”她说:“那你去了武当山就更应该住进道观呀!”

我说是啊,可惜道观里头没熟人,人家大概不会收留我。没想到刘女士眼睛一亮,说她有位朋友是武当山下来的道士,姓曾,目前也在各地云游,没准他可以帮忙。说完她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简要介绍了我的情况。对方让她等一下,说先安排好了再打过来。我顿时心潮起伏,对这突如其来的缘分充满期待。十分钟后,对方的电话来了,详细告之我下车后谁来接我上山,到了紫霄宫再找谁安排入住道观内。道士还说,他过两天也上武当山,可与我同游武当。我一听心花怒放,难道这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奇缘?这时武当山站已经到了,我赶紧向刚刚认识的刘女士道谢、告别。

下午,在一片蒙蒙细雨中,我被曾道长的朋友带入了蓝瓦铺顶的紫霄宫,烟熏火燎,只见烧纸钱的香炉前,一个赤脚道士正在细雨中忙着烧纸钱。我想起今天是清明节,江北还很冷,山里更冷,不知他那双赤脚如何抗寒?我在屋檐下给曾道长介绍的张道长打电话,始终没人接听。急中生智,我给省政协的一位老领导打了个电话,他是我的忘年交,书法专家。他一听我的情况,就介绍我直接找武当山道协的李会长。给李会长打通了电话,可他人却在山下,让我找紫霄宫的李主任。李主任热情接待了我,问我愿住东宫还是西宫?西宫吃荤,东宫吃斋。我当即要求住进东宫。

昨天还在喧闹的都市,今天已住进了紫霄宫,一切仿佛还在梦中。首先让我欣喜的是,终于吃到了向往已久的庙里的斋饭。吃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因故没接我电话的张道长。她是位坤道(这是对女道人的统称)。张道长见我已经住下就放心了,让我有事就找她。我的住房很简单,普通的平房,里外两间屋共放了四张床。清明时节,细雨如丝,寒湿袭人,山中道观之夜静得出奇。我躺在被窝里读着《黄帝内经》,感觉像回到了古代。

第二天早晨,我寻着密集的唱念和锣鼓声去了紫霄殿。我静静地看道姑们做法事,在院子里练太极,然后跟着钟声去饭堂吃早餐。饭后我问张道长哪些去处可看。她建议我从紫霄宫的后门小路上山,有个太子洞值得一看。打开伙房后门,果然是一条蜿蜒的山间小路。走完小路,是一级级石阶。顺阶而上,只见一个古老的牌楼,上面“太子洞”依稀可见。继续前行,终于在悬崖上看到一个被装饰成门的山洞。洞内的对联是:金炉不断千年火,玉盏长明万载灯。

守洞的是七十多岁的贾道长,在一旁忙着做饭、收拾的正是我刚进山门时看见的赤脚大仙。他们热情邀请我一块吃饭,我说已经吃过,就跟他们一起聊天。一聊方知,他们个个都是一身仙气。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2、武当云游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