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春节学医_医行天下 萧宏慈

今年的春节与往年不同,我不仅云游异乡,而且开始了学医生涯。这是一种新游戏:一边学医,一边读书,一边练气功。气对医者极为重要,所以我每天早晨起床后先对着冉冉升起的太阳练气功。点穴须用手指,站桩练手指的气感,可一直要练到手指能感到呼吸的脉搏。练气是东方式的实证方式,而且必须在活人身上实证。

师带徒学医是直接在临床实践中学习,中国的传统技艺几乎全是用此法传承,琴、棋、书、画、戏、武等等,无一例外。我学习的第一天就直接在师傅身上点穴,他也在我身上点,以便我体会。由于种种原因,学习进度极慢,每天真正学习点穴的时间大约只有几分钟,但我早晚跟着他在病房中临床观察半小时。这样我每天学医的时间合计也不超过一小时,其余的时间都自由支配,我比在家有更多的时间。

大年三十前一天,我跟师傅一起划船去看望一位在酉水上漂泊的孤寡老人,给他送了年货和钱。老人因高血压和脑动脉硬化长期头晕眼花,一位徒弟用点穴为他治好了病,不仅免费治疗,还在过年前给他送来年货。老人热泪盈眶,久久说不出话来。他独自一人从常德闯荡到此二十多年,至今仍说一口常德话,那条破船就是他的家。老人站立船头的孤影,倒映寒水的孤舟,加上我这个孤独漂泊的心,真是一种恍惚凄美的意境。老人和我,还有我们的内心世界和外部风景,似乎就是对“闯荡江湖”四个字的生动写照。

一个月以后,我学完了点头部穴位。至于身上的穴位,师傅让我跟着他儿子们学。我和几位小伙子每天嘻嘻哈哈地互相点穴,尽管身上的穴位比头上多,我还是很快学会了,就差临床实践。李仕平教的穴位中有一部分是名不见经传的奇穴。中医有言:奇穴治奇病。我越发体验到中医之奇,奥妙所在,不仅靠学,更要靠悟!江南的山水和气候让我重新体验了儿时对大自然的感觉,湿漉漉的,充满地气,绿色中透着一股灵气,那是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感动。

大年初三,我从一辆破旧的面的中迎来了好友程迈越。他对一个从前和他一样搞投资的家伙在乡下学医过年充满好奇和热情,所以专程从深圳坐火车到湘西来看我。赶巧的是对我半信半疑的弟弟和对我充满信心的武当山道长,因为他们不约而同,正好在我第一次临床治病那天到达湘西。他们亲眼目睹了我独立点穴调理中风病人的全过程。

病人在县医院被当作心脏病治了5天后,病情恶化,从病床上摔下来后半身不遂,嘴眼歪斜,经邻居介绍转来这里。师傅说这病人归你治,正好考考你的学医进展。那天我穿着白大褂,比平时更像医生。经过我两天的点穴调理,中风老人的血压和歪斜的嘴眼就基本恢复正常,五天后即能缓慢行走。弟弟一直认为我四处云游是不务正业,现在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顿时又惊又喜。道长则自信地对他说,我早说了,这就叫天医命!10天后,我点穴治疗的病人就能自如地行走了。大家开玩笑说,这个七十岁的老人就是我点穴治疗偏瘫的处女作。

面对病人家属充满感激的目光和话语,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人生充满无常,但也充满神迹。我们既是人也是神,既是佛又是魔。一切在乎一念!于是我比病人和他的家属更加充满感激!我感激他们,感激上苍,感激一切!

一旦出现瘫痪病人,家庭的和谐就被破坏了。若点穴能治好瘫痪病人,不也在搞和谐社会吗?不打针吃药,用一种祖宗留下的手法解除痛苦,救人一命,不亦乐乎?若在瘫痪前就点穴消灭高血压和脑动脉硬化,岂不更好?点穴的感觉像艺术创作,充满了美和善。而且,与吃药、手术相比,点穴的风险小得多。如果用点穴让那些长年吃降压药的病人摆脱对药物的依赖,多好?西药之于人体,就如同农药之于庄稼一样,有效,但也有害,所以应适可而止。点穴之美,就在于它不用药,而且有疗效,是个真实不虚的自然、环保疗法。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5、春节学医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