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蜀山学艺_医行天下 萧宏慈

新的云游地点是四川。乐后圣说:你们这次最好是三人结伴而行,除了你和老杨,还应叫上武当山的曾道长,他对寺庙的规矩熟悉。他还说我们在路上一定会有奇遇。道长一听心花怒放,立刻赶到北京与吾等会合。我那时已经能点穴治疗,并刚刚跟朱大夫学了拉筋和正骨治疗错位的手法,老杨的特长是针灸,曾道长专门算卦、看风水,我们计划一路上互相参学,免费给人治病、算卦。

我们到成都后首先拜会了我小学时代的同学周普富,我们已有三十一年未见,对彼此的变化自然唏嘘一番。但更令他感慨的是我留洋回国后反而变得“更土”,迷恋中医并为中医而云游。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支持,他专门派了一辆车送我们进山出山,因为我们的云游之地全在成都周围的山川。

我们先去双流应天寺拜见一位104岁的老方丈。方丈坐在椅子上,处于恍兮惚兮之中,见我们远道而来,说定有缘分,就为我们开示讲法,他谈古论今且充满幽默,中心意思是说道必定在心中求。我们在庙里吃了顿斋饭,就开始为庙里的工友治病,其中两位患肩、腰痛,老杨为其中一位扎针,病好大半。我建议给两位都试试朱大夫的拉筋法。老杨同意,于是我们在庙里摆开两条长凳开始拉筋。这是我们三个第一次共同验证拉筋的临床效果。结果两位的痛症当即消除,拉筋在云游中初显奇效。老杨兴奋地说,这一下就省去了几口针!

次日,入大邑雾中山。刚出川西平原,就见山色黛翠,层峦叠嶂。快到接王寺的山路上,我们突然看到路边巨大的路牌上写:道教发源地――鹤鸣山。这真是个意外惊喜!原来这是张道陵当年以五斗米兴起道教的源头。车过鹤鸣山之后在山里开了约半个小时,此刻已经细雨纷纷,雨中山色愈加朦胧、湿漉。在一个山坡的拐角处,我们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路牌,上面写的正是乐后圣为我们指明的目的地――接王寺。

车停在路边,我们在细雨中拾级而上,曲径通幽,终见古刹。一僧人领我们穿堂过厅。在一间廊屋下,我们看到几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正围着一位年纪更大的老僧,矮小的个子,清癯的面庞。一问,他正是我们要找的九十八岁的主持果章法师。他一听说我们是专程从北京赶来的,立刻招呼手下人安排住下。吃完饭摆龙门阵时,刚才围着老法师的那些老人听说我们会治病,马上就把他们的病如数家珍报来。我们开始治病,临床记录如下:

康女士:患美尼尔氏综合症,头晕目眩,而且有膝关节炎、腰肩盘突出、颈椎右转受限,即使两人扶也不能下蹲;舌诊:舌周边齿痕巨大,暗紫,苔薄;

先由我为其头部点穴,头部眩晕立刻缓解,老杨再为其扎了三针。其头很快可以右转,疼痛消失,整个头、眼完全轻松;再给她拉筋,结束后起蹲马上好转,我再用手法为其正骨,胸椎响了数次,她当即起蹲就不用人扶了;次日继续拉筋,并正其颈椎,效果更好,颈椎右转自如;

王女士:右臂不能后举,三角肌疼痛,头痛,胃胀;

先拉筋。拉筋的同时在其膝内找到痛点,点穴,胃痛立刻减缓大半;然后在脊椎上为其正骨,其胸椎响两声,起来后立刻感觉人清气爽,头痛、胃胀全消,惟右臂还剩下一个小小痛点。此时老杨再补一针,症状全消。

吴先生:膝腿僵硬、剧痛,已经几年不能下蹲,上厕所都需要工具协助。

他的膝腿病最严重,我建议重点拉筋。在门框上给他拉筋时,他地上的一条腿高不着地,上举的腿弯曲的厉害,说明筋缩严重,稍稍一压腿他就疼痛难忍。尽管他痛得满头大汗,但仍然坚持让每条腿都拉足了十分钟。他忍受的痛苦是我给人拉筋以来所见最大的一个,但是疗效也是最好的,简直如同奇迹:他当场就可以下蹲了。老友们都为他欢呼喝彩,果章老法师也笑得合不拢嘴,大赞行医救人是行菩萨道……

老吴身上的奇效,让我们理解了为什么朱大夫经常给人治过一次后就让他们不用再来,因为拉筋可由患者在家里自己完成,既省时又省钱,还培养了养生防病的习惯,将疾病之因消灭,自然不会有疾病之果!这不正是《黄帝内经》和中医所弘扬的“道”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8、蜀山学艺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1 条留言

  1. 流星 说道:

    我是想求学这你这样的医行天下佛法,要怎么拜师,在什么地方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