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峨眉中医缘_医行天下 萧宏慈

按照乐后圣的指引,我们先到峨眉山的中峰寺找一位百岁老僧通勇法师。到那里后却发现只有几位留守的和尚,而且此寺根本不对外开放。我发短信给乐后圣,他回短信曰:“哦,那可能离开了,你们就在这座古佛道场与时空对话,展望未来吧!”

我灵机一动,干脆先跟守庙和尚对话,说我们出来云游是学医求道的,问他们可否推荐一个可以接纳的去处。他们说佛寺里没有专门搞医学的,我说有养生之道、会武功也行啊!于是他们推荐我们去一个偏僻的寺庙,叫息心所,那里的主持禅定法师武功好,而且皈依佛门前是青城山的道长。我们一听顿时大喜!只是天色已晚,我们找了一家农家院住下,准备第二天登上息心所。

第二天中午,我们终于在细雨朦胧中登上息心所。负责接待的人是一位高大、祥和的中年人,他一句话也不问我们,就直接安排我们去饭堂吃斋饭,说不用付钱。我们吃完饭说要见定禅法师,他说法师去了鹤鸣山。我们一听就晕了:这不是与我们擦肩而过吗?不过他说法师可能明天就回来,我们可以在庙里住下等他,不用缴费。那些路过的香客在此吃饭、住宿都要付费,不知为何他对我们三人要如此优待?

次日中午,我们终于在息心所的大门牌匾下见到了身披斗篷的定禅法师。他是一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男子,圆形的脑袋,眉宇间透着一种坚毅和慈悲。我们一谈就投缘,原来他也有过云游经历,为了习武,武当山和神农架他都去过。后来跟道人学武而在青城山入道,但因缘使然,最终皈依佛门,发愿在息心所为闭关修行之人护关。因为他发了护关的愿,吸引了各地想闭关清修的人。定禅用手给我们一指,离此不远的地方,就是南怀谨当年闭关修行之处。

见面寒暄之后,定禅先忙于寺内事物,约好晚上叙谈。他晚上如约而至,一谈到云游求道和修身养性,大家彼此惺惺相惜。我们一边聊天,老杨一边开始为定禅治疗颈椎病,他颈项左侧痛,且扭头受限。这次老杨发挥浑身解数,只在额头上用了一针,其余全用手法,既用了治疗眼睛的点穴法,又用了专治颈椎的推拿法,疼痛立刻大为缓解,扭头受限也解除。定禅大悦,正当大家谈笑甚欢之时,进来了一群闻讯赶来的香客,要求治病。有急性脚扭伤,有腰膝痛症,也有感冒鼻塞。我和老杨当场开始治病,一人治一个,一个接一个,大部分病当场就治好了,其余的病痛亦减缓。

寺庙的早晨六点敲钟。次日晨起,我们刷牙时已经被要求治病的香客们围住。我们匆匆吃完早餐,立刻投入治疗。我那时正对治病上瘾。曾道长说按我的运程推理,此刻我上手治病一定治一个好一个。之后果然如此,一旁观看的人啧啧称奇。我和老杨忙不过来,连曾道长也上了。那天究竟治疗多少病人我们也不可能记得,只能回忆当时的情形:屋里、屋外、窗口都挤满了人,两间屋子共五张床位用于病人卧床正骨、扎针,屋檐下的柱子边摆了五六条长凳供拉筋。我翻开当时的治疗日记,上面的记载是,“一大群老太太彼此帮忙拉筋,效果奇佳,定有神灵护佑!”

每到晚上,当老杨和道长躺在床上吞云吐雾的时候,我就开始记录当天治疗的病人、病情及其所用的手法和穴位。归纳起来,各类痛症占绝大多数,从头痛、肩颈痛、腰痛,到胃痛、胁肋痛、大小腿痛、肘痛、膝痛、踝关节痛、脚趾痛等等,五花八门全有。

也有个别效果不明显的,比如老妇两名、中年妇一名,三人皆嗓子不适,沙哑,取鱼际穴针,其中两名症状立缓,但70多岁的老妇效果不显,再换成天突穴扎针,效果也不好,说明此等顽疾还有其它因素制约,加上此病已有二十多年,不易一次见效。我们云游治疗的临床经验表明:90%以上皆有立竿见影之效。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11、峨眉中医缘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