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西藏医疗日记_医行天下 萧宏慈

2007年7月24日

昨夜基本一夜未眠,头痛难忍,高原反应的典型症状。可能昨天下午刚到就全力忙于治病,尤其用手法正骨需要耗费体力,而且忙得忘了吃晚饭,连我最爱喝的酥油茶都忘了喝,所以导致如此反应。早晨吸了点氧气,头痛症立消。继续在被子里躺了一会儿,隔壁经堂里传来喇嘛念经和佛号之声,晃若隔世,却甚感舒适、温暖。

起床,终于从隔壁屋子里找到了昨晚遗失的行李,于是首先给录像机充电,并开始了一天从早到晚的治疗,连午饭都在治疗中度过。来的人渐多,不得不排队等候。凡是能用手法正脊的病我都先正脊。遵活佛指示,晚饭后去县委司机家治他老婆的下肢瘫痪,顺便治疗了其邻居家的一堆病。

从目前病例来看,数量最多的是外寒引起的痛症,包括头、肩、颈、腰、背、肘、手、胯、膝、脚的痛、麻症状。凡此类单纯的痛麻之症,治疗效果最好,有些病症当场就消失了,若是陈年老病,外加其它多种病痛缠身,也会有显著疗效,但不能一次痊愈。

面对众多的患者,诊断必须快。人们对中医诊断的第一个反应总是切脉。其实在望闻问切四种诊断方式中,切脉在最后,而且是最不易与患者沟通的方法,这也是人们认为中医太玄的原因之一。除了望、闻、问、切,再加上一个触,就更容易与患者沟通了。触就是直接触摸其相关经络和病灶,通达病灶的经络通常会更痛,患者会有明显的感觉,所以医患间的沟通更容易,治疗也就更方便了。从四川到西藏,触诊都被我用得特别多。

大量雷同的病从略,只记录典型的病例和疗法:

一、下肢瘫痪的藏妇。93年患结核性脑炎后四处治疗,结果右腿痉挛弯曲不能直,麻木无知觉,左上肢麻木,大便干燥难排,心情烦躁、脾气坏。先点头部穴位,估计其骨头错位一定不少,果然正骨时几乎每节骨头都响了,说明腰椎、脊椎有大量错位,响声也说明错位之处已经复位;点全身穴位,再针刺取双肘、双膝痛点各二及双太冲,以通其肝经,因肝主筋。结果:精神全面好转,痛、麻减轻;

二、左耳聋司机。先捂住右耳测试左耳,七八米开外即听不到。针听宫、翳明,留针约20分钟,取针后七八米开完即可听到,感觉很明显。

三、藏妇:头痛、颈痛、肩痛、腰痛、膝痛。先正骨。胸椎、颈椎有多处骨响;患者整体感觉舒适了许多,肩部、颈椎痛症消失;然后针双肘痛点,腰痛和膝痛都减轻;惟右肩仍痛,用侧位抖法抖其双臂,麻感传至脑后,右肩痛感顿时全消;至此,所有痛症全消。

……

2007年7月25日

从早到晚不停治疗了大约100多人,近半夜时出诊到活佛的朋友家。早晨先去司机家治疗其妻。她偏瘫麻木在左手左脚现在都有了感觉,尤其是痛感,以前连烫伤都不知。

今日是法会最后一天,仪式隆重,故闻讯赶来的人更多,来治病的人也多了,除了各类痛症外,耳聋眼瞎的也有。今日典型病例:

一、60岁偏瘫老妇:脑病中风,外加风寒痛症,双侧瘫痪,右侧更重,只有左脚稍稍可动;先点头部穴位,半小时后正脊,响声从下到上一大串,说明胸椎错位很多;然后点全身穴位;针双肘痛点各二,双太冲。结果头脑清爽了许多,眼也亮多了。双脚趾本来痉挛弯曲,现可伸直,双腿有热流注入感觉;

二、水泥厂工人兼吾翻译:浑身一热头皮就痒,典型的肝风内动。从未治过此种病,电老杨咨询后,针大椎、风池、合谷、太冲。针后症状立消;

三、藏妇:顽固头痛。先点头穴,痛减缓,但头上部仍痛;针风池,略减缓,痛感继续;针涌泉、太冲,症状立消;

四、耳聋者复诊。昨日治疗右耳有效,今天来治左耳及左大腿下部痉挛。针听宫、翳风;立效,每次针前堵住另一耳测试;针右臂痛点,腿痛症立消;

……

治病期间匆匆花十分钟吃了点饭,主要喝酥油茶,两女一男三个翻译轮流帮我。法会即将闭幕,故吃完饭抽空跑到庙里的法会现场用录像机拍了些实况。后来活佛邀请吾等一行去法会会场接受了喇嘛们列队献给我们的哈达。大家满身都挂上了哈达。仪式一完赶紧回来治病。人越来越多,只好加快治疗速度。藏民们都善良而虔诚,一声不响地围着静候。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23、西藏医疗日记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