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放血拉筋_医行天下 萧宏慈

2007年8月3日

今晚睡到了寺庙的经堂,即正殿,为的是能多睡一会儿。因为我睡的房间两面是整排没有窗帘的窗户,天一亮光线太强,而这几天由于每天十几个小时治病,过度疲劳,睡眠严重不足,加上高原缺氧,所以嗓子一直疼痛。早晨给自己扎了一针,但只管用了一会儿。我趁吃完午饭的功夫溜进大殿打坐半小时,感觉此处氛围安静祥和,遂决定晚上搬来。

西藏寺庙的大殿全是铺地的卡垫,坐卧皆可,喇嘛就在上面念经,古色古香。大殿正前方供奉的是活佛的父亲顶比江村仁波切的灵塔,他是位虹化而去的大成就者,此庙就是专门为他修建的。还没起床,来治病的百姓就来排队领号。今天又治了100多人。活佛兴致高,也动手治了两个。对喋喋不休地要求一次就治完所有的病,而不顾他人等待的人,我总是忍不住火。有一次我感觉烦躁得不行了,干脆直接跑到活佛面前请求开示,他就在同一间屋里与其他道友聊天。他给我的开示还是:“对别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宽容。不过,如果你清醒地觉察到自己在发怒,说明你已经在进步。改变需要时间。”当然,他说他也完全理解我目前的处境和病人的心态。听完其开示,吾笑而转身,继续治病。

除了常规病人,病例的复杂性增加,又多了些疑难杂症。一中年藏人口舌生疮,疼痛难忍,且舌尖溃疡;此类上火的热症是实症,还是用放血疗法最快。取中冲用三棱针点刺,流出乌血,口痛立刻消失,但舌尖仍痛;取舌下两蚯蚓状血管,用三棱针点刺,流出乌血,舌痛立刻消失。

2007年8曰4日

今晨终于在大殿睡到了9点。但嗓子仍然痛,消化亦不佳。起床时院子内外已经满是病人,比往日更多。后来才知,排队的号被扎西央珍和庙里的员工优先分给了很多远道而来的人。今天来的耳、眼患者更多。好在活佛也可以用针治疗这类患者,且效果很好,令其信心大增。新病种也在增长,但有的根本没法治。一个坐轮椅远道而来的患者就属此类,他不仅下身瘫痪、变形,而且大脑已坏,神志不清,无法沟通。

今日的最大成绩,是正式开始实施朱大夫的拉筋法。患者开始不太情愿拉筋,因为都盼着我给他们亲自动手治,但还是被我软硬兼施说动了,有两位年轻人带头拉筋,膝痛立刻消失,我和活佛还专门与其合影,以鼓励第一个在西藏拉筋的人。头一位拉筋的女性是位70多岁的老太太,其腰、腿之痛症在拉筋结束后全部消失。我以此为榜样,在屋外的走廊柱子边摆了三张矮桌供他们躺下拉筋,凡胯、膝、腿、腰背痛者,统统让其先到屋外拉筋,并打破排队顺序,对拉筋者实施奖励,谁先做完拉筋我就先给谁继续实施针灸、正骨。有些人在院子随便拉几分钟,只走了个形式,并未真正拉筋,为的是早点扎针。

对于拉完筋后疼痛未有明显改善者,我不厌其烦且颇为严格地重新为其拉筋,刚开始由我示范压腿,然后让旁人帮忙,并告知:看拉筋有效与否,只看表情就知,凡表情痛苦者说明有效,否则无效。于是几个声称拉完筋的人又被我逼迫重新拉,使拉筋效果逐步提高。从此以后,凡拉筋者无不有效!因为治疗在屋里,拉筋在屋外走廊,我不得不两线作战,翻译也跟着我跑进跑出。拉筋等于对潜藏的病痛进行了一轮地毯式轰炸,腰、腿、胯的痛症要么消失,要么减缓,再用手法正脊和针灸来精确轰炸,不仅疗效大大提高,而且治疗时间缩短。大约二十多人拉了筋,皆为腰、胯、膝等疼痛患者,全部有明显疗效,有的当即痛症全消,有的痛点减缓,起蹲明显改善。

因拉筋法掀起的热潮,屋外无聊等待的病人有了生机和活力,他们要么自己拉筋,要么在别人拉筋时帮助压腿,彼此边看边学。凡拉完筋的人都被我先请到屋内治疗拉筋还治不到的痛,这迫使许多想偷懒或怕疼的人不得不认真对待拉筋。现在活佛和赤林央宗也可以动手扎针治疗普通的腰腿痛症,使屋里屋外的气氛更加活跃,治疗速度也加快。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26、放血拉筋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