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拉筋高潮_医行天下 萧宏慈

我白天到温泉裸浴,傍晚回到寺庙,已有一大群人在等着治我病。我立即开始治疗。这次由活佛亲自发号,窗口立刻挤满了人。这次活佛与我一起治疗,他的针灸技术越来越娴熟了,尤其治疗膝腿痛,但我们仍然忙不过来。我决定按昨日方法,让所有腰膝痛者先到走廊拉筋。这下气氛立刻活跃起来,三张矮桌不够,一直增加到六张,沿着走廊的柱子摆开。每张桌子上都躺着个拉筋的藏民,柱子可以贴放直立的腿,旁边都有人帮着按腿。有人说,拉完筋痛症没有变化,我知道是没好好拉,马上逼他们重拉,亲自监督压腿,并让大家看其痛苦表情。众人哄笑不止,但发现挨点痛疗效明显提高。

眼疾耳疾患者仍在增加,治疗都有效,但与生俱来的聋子没有疗效。最大的好消息是:凡拉筋者无不有效,症状或减缓或消失,哪怕头痛和脏腑痛的患者,经拉筋后疼痛也显著减轻。有位藏妇拉筋后,膝、腿痛消失,但腰背、胃部、胁肋仍痛。以手法正脊时,胸椎、腰椎皆有响声,痛症顿时全消,说明胃、肝等部位的疼痛与相应椎骨密切相关。有位中年男子胃剧痛如扎钉,痛感从腹部传到背后。以手法正脊,胸椎响了四声,痛症顿时全消,证明内科痛症用外治何等有效。两个中年藏妇拉筋后腰腿痛消失,但肩痛继续。我握住其手指抖双肩,其麻感传至脑,痛症立消,省了扎针。

我想,既然拉筋可以让患者自己在家或办公室练习,必然可以向全世界推广,它对于颈椎和腰背痛急剧增加的白领人员尤其有效,公司可以把拉筋凳放在办公室,供员工使用,变成一项提高员工健康的公司福利。

今天才发现,有的藏民为了治病,夜晚就露宿在寺院的走廊里。藏民多数以此方式游牧露宿,但这也正是为何如此多的藏人患风寒痛症的原因。随着治病人数和种类的增加,我渐渐对西医的利弊有了新认识。比如耳聋,仔细追究致聋原因,发现大部分患者是因为感冒发烧时打激素所致。而痛症里有一类病人的肢体、骨骼已经扭曲变形,不能伸直或弯曲,追根求源,是他们在疼痛时过量服用止痛片。由于西藏偏远落后,附近没有医院和大夫,所以许多人无论头痛还是肢体痛,都求助西医止痛片。有的寺庙喇嘛多,干脆成箱购买止痛片,于是大量伪劣药品和卖不出去的压仓货在这种贫困地区找到了倾销渠道。

最近眼疾患者似乎超过耳疾患者,其中包括弱视、白内障、老花眼、眼睛痛、眼睛红肿、流泪等待。治疗时皆用针灸,全部有效。若在平时,因为贫困,加上路途遥远,他们要么不治,任其发展或恶化,实在不行了,就赶到很远的医院打点滴。好像无论什么病,总是打点滴、打点滴,于是打出来更多的病。

2007年8月6日

今天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天。窗外有几个藏民隔着玻璃向我微笑,有的还指指点点,大约对我自己在手上扎针好奇。我坐在床边,一边喝酥油茶,一边冲着他们微笑。这时,我猛然发现自己像动物园里的某种稀有动物:每天清晨,藏民们已经三三两两聚集在寺庙的院子里盼着我起床开工。他们隔着窗户看着我起床、穿衣、出门,然后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后院的厕所,他们好奇地观察这位“神医”的每个动作:舀水、刷牙、倒水、洗脸……我的行为就像例行的演出一样,演员和观众彼此都已习惯。

因为前期用针太多,疗效又速,所以很多藏人已经迷信针。尽管拉筋让病人摆脱了对医者的依赖,很多人做完了拉筋病痛已经消失,但仍然要求我给他们扎一针,否则坚决不肯走。我开始不解,说怎么还有对扎针上瘾的呢?活佛过来劝我,说此乃藏民之心理,相信“神医”过手后效果不同。我心领神会,马上为想扎针的人补扎一针,他们才满意离去。

治完最后一个病人后,匆匆吃完午饭。索甲活佛赠吾一尊无量寿铜佛像,说此佛跟医是同行,医令人长寿,而佛给人无量寿。我问,那药师佛是不是跟医者更近?他笑着说我说得对,到昌都后会给我详授药师佛心咒及其它。

上车,跟藏民和寺庙的工作人员挥手告别。车向昌都方向的群山开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27、拉筋高潮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