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洛杉矶拉筋的人们_医行天下 萧宏慈

除了多伦多和旧金山是计划中的两站,以后的行程完全随机而定,北美之行也成了真正的云游。我曾经在洛杉矶住过一年,朋友同学不少,下一站就选择洛杉矶。老同学梁政接机,他是个比我更彻底的素食者,一点肉也不沾,当天一下飞机就到素菜馆吃饭,吃完饭就开始治疗他母亲的腰痛。

他母亲患此顽疾已经几十年,近年加剧,每晚卧床必痛。但拉筋正骨之后,腰痛减缓了不少。到家后我又治疗梁政十一岁的儿子,一个很聪明但患有多动症的男孩。上次见他还瘦小,现在已经长成了胖子。正好他这几天嗓子不能出声,吾观其舌肥苔厚,脾湿过重,舌中有纵向裂纹,如同地裂,脾气暴躁。显然其脾湿与其肝火过旺相关。他拉筋时如同病重的老人,上立的膝弯曲,下垂的脚不着地,还不如他奶奶,足见筋缩严重。仅仅经过一次拉筋和针灸治疗,次日他放学就说,萧叔叔的疗法还真管用,因为他今天放学后把作业做完了才回家。我开始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妈说这孩子因为多动而坐不住,从来就不可能把作业做完回家。我这才注意到,他哑了几天的嗓子也可以说话了。

第二天,我到尔湾见Gary,程迈越的朋友,也就是在美国第一次拉筋就将过敏堵住的鼻子拉通的那位。他自己拉筋受益,太太也跟着拉筋,也明显见效,于是他在朋友中宣传拉筋。梁政开车与我同往Gary家,他已经将朋友叫到家里。他们大多是做金融和科研的高级白领。由于我俩建议吃素,那晚共有十四人一起到素菜馆吃饭。梁政正在和朋友筹办素菜馆,所以吃素与养生、环保成了谈话的主题,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居然是GE公司搞生物质能汽化发电的科学家。很自然,再生能源的话题很快过度到中医养生,于是拉筋成了最后讨论的高潮。吃完饭回到朱家,我正式开始为大家拉筋、正骨、针灸。

一位女士患严重的失眠及颈椎、腰椎痛,正骨时颈椎、胸椎、腰椎都有错位,复位后立刻全身轻松。我深知这类病除了颈椎的骨头问题,其周围的软组织也有问题,便以棍针点刮之,不出所料,毒痧狂出,有的红得发紫,凝成紫粒,几乎快刮到颈部的正面还有痧。众人于是纷纷要求治疗,且多问“痧”是何意?吾曰:痧,通俗解之,即带毒之血。无毒则不出痧,也不会这么痛。一科学家当场电话叫来太太治疗颈椎、肩背。吾正骨后施以抖臂法,结果她双手发麻失控,躺在椅子上几乎休克,说明心脏不好,另几位女士也要求抖臂,结果都没她反应强烈。我再为她正骶椎,结果两侧都响了一串,说明妇科、泌尿系统问题严重,果然她说自己做过卵巢切除手术,需长期服西医催一种激素,自然导致更多功能紊乱。那晚大约治疗了七八个人,统统都是当场见效。

后面的日子,就是每天早晨在加州灿烂的阳光下站桩,然后给朋友们治病。阿红是十几年的老友,她目前在洛杉矶的印光寺做义工,对我弃商从医始终半信半疑,直到我给她治疗了一次失眠,当天就有效,她才信以为真。我临走前一天,她特意安排我到印光寺去义诊,那天下午大约治了七八个病人,包括寺庙的主持和两个尼姑,其他人皆为义工。我在国内云游时经常以寺庙、道观为基地义诊,没想到在美国也与寺庙有缘。

那天在庙里吃了顿斋饭后,夕阳西下,我在寺院的大院里与本寺的创办人海印老和尚聊起了佛法。此和尚非一般和尚,他可谓学贯中西,著作等身,还翻译了不少佛学著作。我问了一个缠绕我很久的问题:佛讲因缘,也信转世,既然万事万物本无自性,皆为因缘和合而生,那么前世之人转世到此生,还是同一个人吗?若非同一人,那转世之说还有何意义?

他说这叫“非一非异”,缘乃缘,非因,不可混淆,比如父母乃汝生之缘,但非因;前世之汝转生今世,是汝亦非汝,单看因缘和合,如水,虽然具水性,分子结构相同,但条件不同,它可变成汽,也变成冰。此乃缘起性空。话语不多,却令人回味无穷!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37、洛杉矶拉筋的人们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