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为选美冠军和教授治病_医行天下 萧宏慈

第二天再次给选美格格正骨时,她背后胸椎只有轻微的两声异响。她笑嘻嘻地说:“嘿,怎么这么怪?昨天我背后的骨头还‘噼里啪啦’响得跟鞭炮一样,今天怎么就没了?”这句话让我和晓晓听完后乐了半天。因为她来美国时还很小,所以中文用词不算丰富,但她突然冒出的这句话用词特别形象生动,立刻得到我们的好评。从此,“骨头响得跟鞭炮一样”也成了我们形容正骨响声的口头禅。但是我为她正骶椎时,却发出了比昨天更多“鞭炮声”。她问何故,我说因为拉筋把太紧的筋拉松了,错位的骨头被校正就更方便了。我还告知,凡骶椎响的女子多有妇科问题,而且用正骨法治疗总是屡试不爽。

格格心领神会,从此以后,拉筋就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回到华盛顿的第二天她就来电话说,全身感觉比以前舒适多了,除了颈椎和胸椎的不适消失,以前明显的膝盖痛也已经消失。我本以为只有下次到美国才会见到她,没想到了下个周末,她又赶到纽约。这次给她拉筋正骨后针灸时,她已经明显感觉腿脚上的热流连成一片,非常舒服。我还教她自己用灸疗。灸是中国最古老的产品之一,但大多数中国人都对此陌生。格格问我什么是灸?我说灸是用艾叶做的一种医疗工具,端午节是用来驱邪的艾叶就是此物。艾叶被碾碎后制成艾条,其形状如雪茄烟,所以干脆被我称为“中国雪茄”,它对治疗很多寒症有奇效。而绝对多数痛症都是寒症,所以“疼”字里头有个“冬”,就是因为疼与寒有关。格格第一次用灸疗,就明显感到那股热流在持续地渗透体内,温暖怡人,通经络的效果很明显。

中央公园的另一边,即曼哈顿上城的西边是哥伦比亚大学,我的朋友李陀夫妇都在这里任教。我去他家看他们时,自然谈到云游和治病。李陀是知名的文化学者,他一见面就大谈中国文化的土壤出奇人怪杰,所以我也荣幸地被他归为这一类“怪物”,他也这么向他太太介绍我。当时正好李陀夫人刘禾和另一国内来的音乐家都患腰痛。于是我当场献出“奇技淫巧”,就在他们家的门框摆开两把椅子为她们俩拉筋,然后在地毯上为其正骨,果然腰痛立刻减缓。两位女士见拉筋如此简单有效,当即表示一定坚持拉筋。

随后他们夫妇请我和音乐家在哥大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晚饭。吃饭闲聊时我才发现,刘禾自己显然也属于一种奇女子,她的奇在于她身上显示的美妙反差,即年轻的面容、身材与古老厚重的学问、教职。她毕业于哈佛大学,后一直在不同大学任教,包括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现在她是哥大的资深教授、博导。我说她看上去不像教授,更不像资深教授和博导,反而像正在读书的研究生。可一问方知她曾经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年龄肯定比我大。我只能猜测,她驻颜有术,除了遗传因素和体育锻炼,还与其坚持东方式的文化陶冶有关。比如她一直在练习古筝,在座的女音乐家就是她的古筝老师。中国的古乐都是静心的,独奏更具有明显的陶冶心灵之效。依中医医理,心主神明,乃君主之官。把心定了,五脏自然相安无事。

因为李陀是搞文学研究的,所以总是强调细节。上次在北京和一帮朋友吃饭时他就特别关心细节,这次他又仔细询问了我更多的云游细节,我就干脆从云游的细节一直深入到拉筋、正骨的原理,直到甜点上来时,刘禾才将正骨的细节转移到甜点的细节。不知为何甜点上来后经理和大厨都过来向刘禾表示歉意,我和音乐家还不明所以,早已将甜点吃完,而刘禾却动也没动,还认真地和他们交涉。原来刘禾之所以选这家餐厅,就是因为这里的甜点诱人,那是一种微微鼓起的酥皮巧克力,需用小勺将鼓起的酥皮打开,里头便是温暖、香滑,热气腾腾的巧克力。可惜这次上来的甜点隆起的顶部已经坍塌,里头已经变凉。

我学着李陀追踪细节,这才发现,女教授一旦见到甜点,跟十几岁的女孩实在没什么两样!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39、为选美冠军和教授治病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