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在新泽西拉筋_医行天下 萧宏慈

新泽西州与曼哈顿隔河相望,我去了两次。一次是去治疗肯恩大学徐先生的腰膝痛。徐先生说,他的腰痛腿常常痛到连迈腿进入汽车的动作都很难完成,因腿无法横迈,惟有先面朝外让屁股坐上车,再慢慢一起抬双腿转身。医院的诊断是几个腰间椎盘已被磨损消失,必须手术植入人造椎盘。他已经有几次在外出差时痛得不能走路,几乎晕死,医生告知只等下次再犯病时就做手术。我被邀请到他家,只为他拉筋、正骨一次,还未针灸,所有痛症全部消失,腰腿动作恢复到与正常人完全一致。他当时高兴得如同小孩一样手舞足蹈,表示一定要用一瓶陈年法国酒来犒劳。

第二次去新泽西是在一个周末。新泽西州的Alan先生来接我去他家会一帮新朋友。Alan的家坐落在普林斯顿附近的一个小镇,正是树叶变色的时候,一路风景很美,他家隐没在一片红叶中。到家时台湾的朱先生和许先生夫妇已经在此等候。此前朱先生与我通过电话,他说Alan将这本书的电子版传给他后,被他一口气读完,马上就急于见我,因为他目前也在写一本关于中国传统养生文化的书,并练习太极拳。他读了我的书很受启发和鼓舞,便将书传给他的太极老师许先生。许先生乃太极高手,读完书稿,马上带上太太跟朱生一起来见我。朱先生一见面就坦率的说,我书里学医治病经历实在太神奇了,他半信半疑,专门准备了一个问题清单要当面问我,他尤其想看看拉筋、正骨是否真的有那么神奇的疗效。

吃完午饭,我开始教大家拉筋。大家没想到拉筋如此简单,看一眼就会。我问谁的病最重?这时Alan太太带来了一位患肩周炎的朋友Q小姐,她说自己的左肩已经痛了一年多,目前只能抬到水平位置就无法再上举。我问她痛在骨还是肉,她说在肉。我就帮她检查,看是否骨头错位。我将其手臂缓慢抬到水平位置,再按朱氏手法用力一搬。只听其肩关节内传来“咔嚓嚓”三声响,其声如断藕。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肩关节咔嚓响的刹那,Q小姐也一声惨叫。我定睛一看,椅子上已空无一人。原来Q小姐已经火箭般飞奔到了隔壁房间,面色苍白,连声喊痛,认为自己已成残废。我说骨节响,说明臂关节错位,但同时已经复位。众人皆半信半疑,我说过一会儿她的手臂就能举起。于是继续治疗其他病人。

一位小姐长期颈椎痛、肩背痛,头往前后左右转动都痛,我让她拉筋后为其正骨,结果腰椎、胸椎、颈椎皆有异响,多时犹如鞭炮。这时她浑身舒适了许多,再转动头时颈痛也大大减缓。我再为其用棍针点穴刮痧,不仅毒痧狂出,而且其中夹杂许多绿豆大的紫黑色粒,说明寒湿瘀堵很严重。她果然如释重负,全身更轻松。这时朱先生上前说,他背后两肩胛骨之间有一片区域麻木,我当即让他趴在地上为其正骨,他起身后麻木感已经消失。拉筋、正骨皆已亲自体验,疑惑很久的朱先生终于满面笑容。许太太已经七十多岁,她要求治疗腰椎和骶椎之间的一处痛点,我为她拉筋、正骨后,痛当时就消失了。许先生夫妇皆大欢喜。

这时Q小姐走过来,说手臂已经可以垂直举起,众人一看都为她高兴。她说现在还稍稍有点痛。我说骨头错位后软组织会受伤,骨头复位后,原先被搅乱的软组织恢复原状的时间比骨头长,所以痛正常。我还告诉她,肩周炎与颈椎及胸椎等骨关节都有关系,所以又为她全身正骨,果然其颈椎、胸椎、腰椎正骨时发现多处错位,复位后她站起来,果然感觉全身轻松,所有不适及刚才的肩痛都消失了。这时朱先生要求治耳鸣,吾告知这都属腰肾问题,我在他耳上、手上各扎了几针,十几分后取针,朱先生说耳鸣减小了。

目睹并亲历我的全部治疗过程后,朱先生感慨万分,将其问题清单拿出来一个个细问。他从中医在西方推广的文化障碍、技术问题、法律问题一直问到本书翻译的语言问题。临走前,他送给我一盘录影碟,这是他自己制作的一套简易太极拳英文教学片。图中人的演讲人和动作示范者正是他本人。原来朱先生推广中华传统养生文化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个说干就干的行动派。

你可能感兴趣的


前一篇:
后一篇:

相关文章

目前《42、在新泽西拉筋_医行天下 萧宏慈》有 0 条留言

发表评论